致李承修其一

承修吾儿:

见信如面。我落笔写此信时,是西元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此时我与你父俱是二十六岁,已近而立之年。但是现代社会对于个人心智和学识的要求,已远远超过古人。我方入职场沉浮少许时日,你父才发表了第一篇学术论文。我们都还是心智、性格不够成熟的孩子。

我不知离你诞生还有多少时日,此时你父做实验、写论文、学日语、筹备留学,忙得焦头烂额。纵使你父母非常期待你的诞生,为了你们三人的生活、前途,也必无法在此刻定下你的诞辰。其实你的名字“承修”二字,也才是我们四日前偶然想到的。你父名“根”,“根”是植物立地向天之本。须知大树无论如何挺拔高耸,遮天蔽日,其地下的根须要扎得更深、更广三倍。只有扎实的根系作为基础,“承”托起的树木才能伟岸“修”长,百年不倒。“承修”此名,不仅仅是期望你成龙成凤,更是说要立足根本,脚踏实地,方能成就伟业;是 “非宁静无以致远”,是“夫事有易成者名小,难成者功大”,是“循序渐进,下学上达”。此外,“根”与“木”,更有“青出于蓝”之意。我说出此名时,你的父亲着实欢喜了一阵,他是真的对你的降生有太多期待和赋予。

我写此信,是想从以一个“孩子”的身份,与你进行一次平等的交流。我想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人格与精神的对等。

自降生始至二十岁,你的人格和精神都可能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地位。这和你处在人生初期有关:你无自给自足的能力,衣食住行无不依靠你的父亲母亲;你的学识相较师长也是浅薄,需要经常接受他们的教学提点;很多人生经历对你来说都是初次体验,你会搞砸很多事情,会觉得惶恐不安、无所适从。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况,你都拥有和每一个人同等的精神和人格,父母、师长、朋友皆然。对此我有很多话想说,请原谅我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