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壳女孩

我的面前有一个似乎在等待着谁的女孩。她的眉毛稍稍下凝,紧闭双眼,乖巧地努着嘴偏着头,应是在仔细倾听着。

“大概是个瞎子吧,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并不会说出这么失礼的话,我只有这样想。倒不如说,我不喜欢说话,言多必失,说多了会暴露太多自己的真实想法,心灵被别人看到了是很麻烦的事情。人们取得别人心中的恶,寄托自己的激愤,反衬自己的优越,却又对别人的善视而不见。 这时少女的喉咙里,出现了平和微弱的一个字。
“啊”。
是四声的“啊”。她在对我说话吗?

“请等一下!”
少女的双手紧紧握在胸前,头低了下来,身体稍稍地颤抖。她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了这句话。她应该是怕生的那一类女孩子,对谁都是细声柔语。所以实际上,她的声音只是刚好能听清的程度。

“哦。。哦”
我对这样的事情感到了意外,我并不认识她呀。她为什么要对我说话呢?是不是认错人了呢?或者说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帮助吗?我静静地等待她的第二句话。
可是少女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咬紧了牙齿,头又稍稍地低了一些。她试图张开嘴巴说点什么,但是旋即又闭合,如此几次之后,她便逐渐收起了困惑的表情,抬起了头。她在微笑。

”哈。。啊?“
我有点看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了。果然是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吗? ”欸?您还在这里吗?“
女孩儿抬起头来,头乖巧地歪在一边,露出诧异的样子——不过仍然紧闭着双眼。
“嗯,在这——”
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吧,我来询问她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就好了。
“嗯、你——是迷路了吗?我看你一直闭着眼睛。是、是不是……”

“没有迷路。不过我确实看不到这个世界喔。我只能看到一点点白色的亮光。“
女孩儿把手轻轻地背在背后,表情也变得非常明朗。仔细看来,她生得真是可爱呢,脸上没有任何疤痕,皮肤像珍珠一样光滑,微微泛出桃红色。小小的鼻子、嘴巴装饰在略有婴儿肥的脸上。只是一直紧闭着双眼,本就有些大的额头显得更突出了。是一个十四、五岁,还没完全成长的小女孩儿吧。

“白色的亮光?”
其实我对亮光的内容没有什么兴趣。大概她是天生的盲人,从来没有见过彩色的世界。只能错误地感到一些些颜色也是合理的。稍微同情可怜一下她?哈哈,我可感觉不到同情。没有看见过世界确实很遗憾,不过我的同情也对她毫无帮助,不过是无用的情感罢了。对于自尊心强的人胡乱表示同情,还会遭到白眼。更何况,她自出生就眼盲,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世界,看不到也不算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恩,是白色的亮光。是一个很奇怪的形状,一个S和一条竖线。最近我发现,只要努力地去想,就会多出来很多亮光。全是一些字母和数字!啊啊,我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子呢!对不起,给您说了一些很无趣的事情!“
她微笑着停下了话语,左眼眼角微微有些发亮。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孩子。她是高兴地要哭出来了吗?说这些话也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吧。也许她因为眼盲很难交到朋友,没有人可以说这些。我并没有急着去做什么,姑且听她说一些她的事情好了。

“还真是奇特的事情,我第一次听说。”
我的回答非常敷衍。眼前出现S和竖线,还能出现字母和数字,难道是bash嘛。哈哈,这种Geek的玩笑可一点的都不好笑。

“恩!不过最近最近才发现,我努力去瞪着这些字母数字的话,会出现很神奇的事情!会出现一句话诶!“
少女兴奋地说着。说到“一句话”的时候,甚至把左手插在腰间,右手伸出一根手指。这么快就把我当成熟人了吗。可是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有一个很在意的事情,常识上自小眼盲的孩子应该最多认识盲文,看她的样子甚至连英文字母都认得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啊,哦……是怎样一句话呢。”
我稍稍有点在意了。
“恩那句话啊,大部分都是那一句,‘命令未找到’。”

“哈?”我被这个答案惊呆了。这……难道……真的是……bash?

这可不好笑呀。无论怎么看,站在我面前的,都是活生生的女孩子。她有呼吸,有表情,脸颊则泛着微红。机器人吗?据我所知,现在的机器人技术并没有这么发达。无论是仿生皮肤,还是机械骨骼,都远达不到人类的程度。机器合成的声音也不如人语有情感变化,音调起伏。更何况,机器人怎么拥有思维呢?甚嚣尘上的“人工智能”,不过是商业家混淆视听的炒作,加上科幻作者引人入胜的想象。她应该就是一个普通的盲眼女孩子。

“真好,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别人说话。”
少女用温柔安和的语调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既然我打定主意她只是普通的少女,那么还是问一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吧。也许是有什么心理或者精神上的疾病也说不定。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呀?是谁带你来的吗?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呢?”

“为什么……是谁……”少女陷入了思索,又很快舒展了刚刚努起的小嘴。“并没有谁,我一直在这里。”

一直……?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直都在这里?是不是不方便和我这样一个陌生人说呢?十五岁的女生,应该已经有了防范生人的意识了。
“啊,对不起,一上来就问这样的问题,毕竟刚刚才和你认识。“

”刚刚吗,我觉得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呢。“
少女显得有了一些失落。很久了吗?难道我们之前有遇到过?如果是这样一个女生,这样一个有特点的女生的话,我之前应该有印象才对。对了,她刚刚说过,这是她第一次和别人说话,这样她怎么会认识我?
”我们只遇到大概十五分钟,还是说,我们之前认识吗?抱歉,我不记得了。“

“对于您来说,我们遇到了15分钟了对吗?”
少女突然对时间提问。虽然对时间的感觉不是太好,但是从遇到她开始到现在,大约确实有了15分钟。对她来说,我还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陌生人。
“是的呀,15分钟。”

“那我可以回答您第三个问题,我在这里已经1145683526440分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