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诗不品剑

“随手挥残剑,百器唯悲哀。阁下名副其实,『靖海琉沅』恨潮生拜服。”被连破七十七招的恨潮生低眉一叹,猛地将手中名剑『征澜贯涛』插入地面,挥掌击碎。剑柄落出一块熠熠生辉的宝玉,正是百刃哀所求之物,『瑕瑜之间』。

“晚辈多谢恨掌门赐玉。请前辈登遐返真。”百刃哀抱拳低首,谦谦有礼。

“哈哈哈哈哈哈哈,自然。”恨潮生豁达长笑,神情自若,忽浩掌雄提,自贯天灵,轰然倒地。称霸『东武林』的一代豪侠,『瀚海平潮』门第二十三代门主,『靖海琉沅』恨潮生,汲营一生的基业尽毁,坦然自戮。

“按照约定,『瑕瑜之间』,『锈铸之实』,『烽烟之兆』,三样物品我皆已为你取得。但我再说一次,这三项东西若交你,『诗余品剑』赋姜寻就不存在了。”百刃哀一整愁容,平静面对眼前少女。

“你有自信。东西给我之后,也许你会明白。”赋姜寻面对百刃哀的老生常谈,丝毫不以为意,弯腰取走地上的『瑕瑜之间』。

“是、现在吗?”又一丝悲伤划过百刃哀的眉间。。

“哈哈。是吗?不是吗?”赋姜寻鼻哼轻笑,含糊一答。

百刃哀踌躇片刻。但是此时,唯有一决才能解决问题了吧。百刃哀自问,我有足够的觉悟了吗?我只要杀了她就可以了吗?我能赢吗?无奈,无奈!百刃哀终于失了往日的风度和气魄,低声发问:“那……不才随手挥剑百刃哀,以『崇严玉律』三招,请教赋姜寻姑娘。”

“一招。”

“嗯。”

语毕,整个『潮生阁』被无匹严正光明剑意笼罩,远山法音恢弘,庄严肃穆,天地时空一顿,宛若为二人斗剑哀歌,伴上一曲绝情断思。

赋姜寻猛然抽出『律中言罪』,出手便是『崇严玉律二式』『韵似惊澜广厦平』 。凌厉剑锋,似在诉说无尽严刑高律,要将百刃哀打入幽暗牢底。

百刃哀无奈,手臂虽重似金铁,眼看剑气临身,只能以『崇严玉律终式』『笔走惊鸿栋狱起』无奈应招,剑气纵横交错,欲不杀而困锁赋姜寻行动。不想赋姜寻此招竟是不可招架,铮铮剑意磅礴无匹,无形压力直摧五脏,灭毁六腑。百刃哀登时重创。

“我明白一些了。”百刃哀勉强用剑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躯,强韧的精神,决不允许他在此刻倒下。他虽剑败,却终于想通了赋姜寻想要什么。要想看穿一个人的谋略,先读懂他的目的。

“哀哥,你就这么不愿意为我死吗!?”『诗余品剑』赋姜寻星眸流转,轻声一问。想来她自己心中,也在耻笑这句话的力量。赋姜寻低下身,纤纤玉指抵住百刃哀下颔,微微挑起头来:“还不是这个时候。”

“你会后悔。”百刃哀仍在强撑,徒劳地劝着赋姜寻回头。

“哈!”赋姜寻冷笑。

儒门定刑名剑——『律中言罪』,直直贯穿了百刃哀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