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挥剑杂谈其一

不才善笑他人

不才善笑他人。

先笑古典武侠无的放矢, 止于志怪; 再笑金古梁温文辞浅陋, 空有虚名; 等到自己写《随手挥剑》, 就要笑自己: 文学修养太差, 想的还不少。

随手挥剑的世界

时至2019年, 新派武侠早已成了昨日黄花, 各种仙侠爽文频频在各种通俗文学网站上成为爆款。 我不管大众的口味, 我要写一个古典武侠。 设定严谨, 武力体系合理。 哦,还他妈是严肃的。

不过总归习武之人都是“超人”。 那么就设定, 对于“普通”习武者而言: 可以跳三丈高,十丈远; 日行千里,不疲不累; 寿命一般是90至120岁; 力量平均是膂力千斤; 速度的平均值是博尔特; 反应速度的平均值是人类极限(0.1s); 肉体能耐受零下40度的低温,以及两百度的高温; 无内力加成的话,刀砍斧劈不伤分毫。 ……

体裁与语言

写古典武侠, 要用古典武侠的文字, 用说书先生的口, 讲出一篇好故事来。

我无意泥古, 不想写出来半文半白的垃圾让稍有文学修养的人唾骂。 无奈所学颇浅, 只能一边写一边学了。 任重道远。 《随手挥剑》对于辍笔多年的我来说, 是个很大的挑战。

不过我也有所取舍。 我要用明清白话作为主要写作语言, 以《歧路灯》《红楼梦》等作为范本, 去除夹杂文中的诗词; 去除“赞”这种描写形式; 修改每章结尾的形式; 选用现代白话小说的写作手法, 注重人物的语言、神态、动作的描写, 以及人物形象、人格的塑造; 以故事的自然发展为方式描写, 抛弃作者对读者的“引导”和“故事补充”, 去除作者本体, 注重剧情的张弛起伏。

这是一个费力不讨好, 稍有不慎就弄巧成拙的事情。

不过那又咋了, 有那么多汉语写的西方小说, 恬不知耻地在世面流行, 骑鹿人永远不怕丢人, 怕的是因为怕丢人而畏葸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