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鹿人的毒舌练习 其一

(以上内容仅为练习,不代表本人观点,禁止非法传播或用于商业用途,请于24小时内忘记。)

男人的三大错觉

男人有三大错觉,我很牛X,我长的很帅,我的小伙伴很大。后两个顶多闹点小笑话小尴尬,但是第一个错觉可能会毁灭自己。这个地球上就是一堆没什么了不起的人,做一堆没什么了不起的事儿。

大部分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在大部分事儿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了不起”并不是每个人的必需品。

(为什么?关于 自我增强效应 )。

抬高自己有许多形式:

  1. 尤其拔高自身已获得的能力、知识的价值;(内群体偏爱)
  2. 略懂的领域,由于接触不到深入的知识,所以理解不了此领域的精髓何在;(苏格兰黑山羊)
  3. 认为不了解的领域并没有什么深入的内容,或者自己根本不需要理解;(外群体偏见)
  4. 和身边的废物/中等水平/高手对比,我很强。实际上身边的废物/中等水平/高手,也只是平均线上下徘徊的普通人而已。(对能力的认知存在偏误)
  5. 产生直觉及群体直觉,听信无法确定的传言和群体幻觉。(群体直觉和群体幻觉)
  6. 认识不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和人的多样性,觉得所有人的常识范围,能力范围,社交范围,生活状态是自己所理解、见过的(甚至认为所有人都是相似的),将那些不理解自己行为的、或无法理解其行为的他人,视为自己的劣化版。(苏格兰黑山羊)
  7. 由于一般人记忆力有限,随着时间流逝:a. 人类会将自己设置为一个优良的形象,并把自己的记忆,渐渐修改成为支持这个形象的证据,甚至会凭空创造不存在的事情。b. 会把其他人的思想、金句、想法、知识当成自己原创的。(记忆重构) 说到痛处了?骑鹿人只是随便自诫一下罢了。

好好好,上边都是胡言乱语。你球80%的人,都比平均水平要强喔。

关于勤奋

高中时最喜欢用来当作论据糊弄判卷老师的就是“张溥七烧七录”,每当花式表述完这个典故之后,内心深处来自地狱的小恶魔必然会微微一笑:“你们这群老师,最喜欢这种愚蠢的主旋律了呢!”

张溥干了件什么事儿呢?

张溥是妾所生,家里地位低,自己又笨又健忘。于是每次看书就抄一遍,读一遍,烧了;抄一遍,读一遍,烧了…如此七次,终于记住了!不但记住了,还诗文敏捷了!还高中进士了!还官拜庶常了!还丰功伟绩了!还青史留名了!

这下那些不会思考只会跟风大褒大贬的文人骚客,没落秀才等等人可就打了鸡血了。“勤学”本来就是历代文化人的主旋律,有这么好的玩意儿,不夸也算文化人?

勤奋有什么错呢?几乎每个孩子都被教育过要“努力”读书,“学海无涯XXX”,“只要学不死,就往X里学”。看个电视剧,“鹿小葵,加油!”; 看个电影,不说青春励志片,就连星爷在喜剧之王中,也是无时不刻不拿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苦读;看个动漫,李洛克贝吉塔这种勤奋的天才感动了无数观众老爷们。

真的是勤奋出天才吗?

“勤奋出天才!”

愚蠢的人们把这句话向每个聪明的孩子重复一万遍,把他们洗脑成傻子或者直接嫌烦扔马桶里冲走,100年后,所有的聪明人都绝迹了,剩下一群无脑智障,和峨眉山的猴子比起来,确实是天才了。

关于勾心斗角

首先,无论聪明或者愚笨,人的思维能力和精力是有限的。把思维能力和精力用在任何有意义的事情上都好,看书也好游玩也好,提高自己的修养和谈吐也好。如果你无论如何,喜欢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勾心斗角中去,祝你斗得愉快,虽然你西瓜丢了,但是你爱吃芝麻呀!

有的社畜可能会不同意,觉得这too young, too simple,想得简单了,觉得笔者根本经验太少。所以首先得反驳一下,到底是谁太年轻太简单了?“别人勾心斗角,你白莲花一样,不就是把便宜都放给别人占?”对于执这样一词的中年社畜,应该多半是办公室政治的失败者,感叹技不如人,感叹人心不古。自己没本事,屈居别人之下,遵循别人定的规则,看着别的脸色做事——生怕自己哪天被一个新来的换掉。毕竟这种人,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就能完美替换。

“地球没了你照样转。”他们这样告诫自己,他们这样告诫别人。

这样的失败者,有很多东西都没想明白。但是由于岁数到了,必须觉得自己是个指导者,自己的经验,是好多年积累下来的,绝对不会出错,对乳臭未干的新人一定会有指导意义。

“别费劲了,我的人生是世界上70亿人的必经之路,你听我的,绝对没错。”

屎际交往

屎际交往是什么样呢?

结识新苍蝇:一坨屎拼命地想要扮靓,哔咔哔咔地闪耀着它的金黄色,招来一群苍蝇,惹来行人嫌恶的一瞥。

维持老苍蝇:用自身仅剩的养分给苍蝇饱餐,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臭越腐败。

要是自身的能力是一坨屎,白饶一个高大上的交际圈,也顶多只是给人牵线搭桥而已。没能力的人,寻找交际需要时间,维持交际需要时间,浪费了许许多多时间,苦心经营了许久,废物还是废物,产生不了质变的废物;把自己从一坨屎变成一坨金,明眼人看你身上有利可图,自然与你结交,互利共生。

关于灵魂

大部分人都没有、也不需要什么了不起的思想,更没有谈灵魂的资格。大部分人都是鼠目寸光的庸人,把自己所见的微小世界、所想的简陋观点无限夸大。很多人都没有严密的思维逻辑,没有统一的判断标准。很多人都是根据情绪好恶,随便地给外物定性。有美学修养的人就更少见了。

很多人还觉得“灵魂”是高大上的东西,把“有趣的灵魂”“200斤的灵魂”喊得火热。实际上,附庸风雅而已。有的人以为“谈谈人生谈谈理想”就是灵魂的接触。这不过是在建立一个“上进心”的高大印象的同时,还满足了听者的好奇心。倾听有趣的人生事迹,确实很快乐啊。但是这不是有趣的灵魂,这只是被动八卦别人。有的人听别人讲了一堆有趣的故事,人生阅历,就找到“有趣的灵魂了”。

拜托了别糟践灵魂俩字儿了。有的人就是会囤一堆戏剧性的故事,用来营造一个健谈的形象。有的人就是会刻意记住一些冷知识冷轶事,让你听得兴致勃勃。偷来别人新奇的观点、不同的角度,这也算是有趣的灵魂?听取别人的思想,是为了产生自己的思想,加强自己的判断。扪心自问,手机刷多了,快餐文化吃多了,独立思考深度思考的能力,还剩多少呢?

不过没事儿,从古至今,能形成思想的只是极少数人。拥有思想,产生自己的观点和判断力并不是人与生俱来或者生存必须的能力。不能产生观点和思想的大部分人,脱离了网络,脱离了手机,脱离了快餐文化,也是从身边的圈子里盲听盲从。反而发达的信息媒体还让这些人能接触到更多、更广泛的思想。

杠精和批评家

杠精听到别人说话的第一想法就是抬杠。他们根本不关心对错事实,找任何角度切入攻讦,找任何细节自由发挥,杠在弦上,不得不抬。情理有漏误就攻击情理,逻辑有混淆就攻击逻辑。无懈可击,就拍桌子人身攻击。或者插科打诨,或者对比暗喻,或者明褒实贬,很不客气。

批评家,对待言论、作品也很不客气。杠精和批评家的区别在哪?

“读书医俗”尔。

(首段化用自法律界格言:“当事实对你有利时,多强调事实;当法律对你有利时,多强调法律;当事实和法律都对你不利时,敲桌子把事情搅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