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棺而起者

其一 利箭

利箭,黯黯无光的铁
直直望向我
箭镞被锤击出尖棱
有的圆钝,有的锐利
箭身锻成条笔直
坑洼粗糙,擦上了锈的斑驳
箭尾粘贴上翎毛
还有“你死我活”的祈祷

利箭,穿心透骨的锥
刺入胸膛,粉碎胸骨
直入绛色,让肝脏迸裂
再从后背伸出寸许
我瞬间后倾,像挨了一发究极奥义
前后的洞同时涌出鲜血
我想,“这弓,
大概一百二十磅。”

利箭,无影无形的线
仿佛谁也看不见
它刺穿身体也同时止血
它永远伴着我停停走走
从来没人问我
“你疼吗?”
但是我总是在回答
“哪有什么箭,我没那么脆弱”

其二 墓碑

墓碑, 浅灰的一块方石
淹没在墓园之中
碑文用微软华文楷体,刻上
“骑鹿人,生于生年,卒于卒年”
这是量产的平淡无奇
墓志铭其实也如法炮制
“空活十数载,一事无成,做人失败”
同样是量产的不甘不愿

墓碑,它还没压住我
我从骨灰重化人型
撑破檀木的方盒
奋舞手脚硬插入泥土
重压撕裂我的肌肉
重压挤碎我的胸骨

但是这重压
粗制滥造,随意而为